互联网法院受理打假公益诉讼 检察机关成打假新成员


互联网法院首先接受了反假冒公益诉讼检察院,并前往前台成为假冒机构的新成员

公益诉讼是指食品安全

●自修订后的“民事诉讼法”和“行政诉讼法”于2017年7月生效以来,检察院被正式授权进行公益诉讼。 2018年1月,最高人民检察院发布了《关于加大食药领域公益诉讼案件办理力度的通知》,要求将食品,保健食品欺诈和虚假宣传问题作为线索和工作的重点。

●在食品药品欺诈行为的真实背景下,反复侵犯消费者权益,检察机关将及时承担公益诉讼的作用,无疑将减轻消费者对消费者的担忧。在一定程度上,有助于形成一个没有虚假的消费市场环境。

●多年来,国家保护知识产权,保护创新和成就的决心已经显而易见。执法机构,社会各界和平台企业都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来控制假货。虽然打假是很难的,但只要各方务实行事,它就会进一步挤压假货和假货的空间

□我们的记者张伟

最近,浙江省杭州市拱墅区人民检察院向杭州互联网法院起诉了卖假减肥药的李和刘。该案成为国内互联网法院接受的第一起反假冒公益诉讼,受到广泛关注。

消费者权益保护一直是热门话题。中国消费者协会专家委员会专家邱宝昌在接受《法制日报》采访时说:“近年来,各地的检察机关在食品和食品领域开展了大量的公益诉讼。药品安全,加强了消费者和权利人以及一些社会力量的过去。由行政机构组成的反假冒团队是打击假冒和销售的重拳。“

业内专家普遍认为,在食品药品领域经常发生欺诈行为,反复侵犯消费者权益的情况下,检察机关将及时承担公益诉讼的角色,无疑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消费者的担忧,并有助于形成“世界无假”的消费市场环境。

捍卫消费领域的权利有多难?

很难消除假联想

直接面对假冒商品的消费者往往难以获得权利保护。根据法律规定,欺诈和虚假宣传受害者有权要求“假一对三”甚至“假一对十”。但实际上,这篇论文很难转化为可见的真钱。

在消费者权益保护协会和检察院采取伪造前沿之前,大多数活跃的造假者都是专业造假者。他们也是可以通过伪造真正实现的群体。但大多数人并不真正关心产品的质量和安全,主要关注口号和标签等虚假宣传问题。

显然,依靠它们不能完全起到净化市场的作用,更不用说代言消费者权益保护了。在社会评估转向的同时,司法评估开始警惕专业造假者。在“181号信”中,最高人民法院指出,“考虑到食品安全问题的特殊性以及司法解释和司法实践的具体情况,我们认为现在可以考虑购买以外的情况。食品和药品。限制专业造假者的营利性反假冒行为。“

在这种情况下,消费者利益诉讼已列入议事日程。 2013年10月25日,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五次会议通过了新修订的“消费者权益保护法”。本次修订的主要成果包括建立消费者公益诉讼制度。

但是,在新的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实施后的五年内,被赋予公益诉讼责任的消费者权益保护协会仍然无效。

根据中国消费者协会披露的先前信息,在新的消费者权益保护法授予省级以上消费者协会消费者公益诉讼地位后,仅有14起消费者民事公益诉讼由全国消费者协会发起。在司法实践中,当地消费者协会通常在收到检察建议后提起诉讼。然而,裁判的纸质网络公布的判例表明,许多当地消费者协会在收到检察建议后仍未提起诉讼。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刘俊海表示,消费者协会的人力和财力资源有限,公益诉讼需要调查证据和聘请律师。

在这种情况下,业界呼吁系统层面赋予执法机构协助调查和证据获取相关案件的权力,并促进消费者协会更好地保护消费者权益。

检察院积极开刀

依法维护公共利益

曾经站在幕后的检察机关鼓励消费者协会等单位参与相关的公益诉讼,逐步走到了前面。

自新修订的“民事诉讼法”和“行政诉讼法”于2017年7月生效以来,检察院被正式授权进行公益诉讼。 2018年1月17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发布了《关于加大食药领域公益诉讼案件办理力度的通知》,要求食品,保健食品欺诈和虚假宣传问题成为工作的重点。

通知强调,诉讼前程序,消费者协会和其他组织未提起诉讼,食品药品监督,质检等行政机关不依法履行职责,公共利益仍在一种破坏的状态。检察机关必须坚决提起诉讼。对于食品和医药领域的民事公益诉讼案件,可以探讨惩罚性赔偿的诉讼请求,并增加违法者的非法成本。

根据北京市企业法治发展协会秘书长朱崇坤的说法,作为国家法律监督机构的检察机关加入了反假冒团队,承担了法定监护人和公益代表的双重角色。 “在实践中,检察机关不仅参与刑事诉讼,打击犯罪,保护人权,还进行民事和行政诉讼监督,行使民事公诉和行政公诉,填补了法律保护的盲点。公共利益是为了维护公共利益。“

2018年5月16日,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四分局起诉罗,鲁在北京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出售有毒有害食品民事公诉,成为全国第一家全国反假冒公益机构。由检察院发起。诉讼。

据了解,2015年4月至2016年9月,罗某和陆某通过网上商店出售了苦瓜清脂系列,经典秀体瘦身保健品和神农风谷草保健品。一些消费者报告说,服用上述保健品后,他们会出现胃痛,腹泻,口干和厌食等不良反应。怀疑罗和鲁销售的产品不是由普通制造商生产的。

2016年6月,在北京启动的“净网行动”中,阿里巴巴的反假冒特种部队发现罗的夫妻出售假线索,然后将其推向警方。通过对双方的联合分析,2016年9月1日,两名嫌疑人被捕。经公安机关调查,罗某,鲁某出售的上述保健品含有酚酞,双氯芬酸钠等有毒物质,禁止加入食品中。销售额超过人民币15万元。

随后,检察机关对罗和鲁提起公诉。 2017年6月,北京市丰台区人民法院认定,这两人的行为构成了销售有毒有害食品的罪行。他们被判处三年徒刑,卢被判处两年徒刑,被停职两年。

事情还没有结束。在没有北京市消费者协会提起诉讼的情况下,北京市检查局还对罗某和陆某提起了公益诉讼。目的是“妥善处理分散在消费者手中的保健品”。

北京检查第四分局要求法院裁定罗某和陆某停止销售涉及的有毒有害食品,公开道歉,并在媒体上宣传有毒有害食品,提醒消费者产品的危害并予以消除。危险。法院最终命令两人停止销售有毒有害产品,并公开向社会道歉。

各方共同努力,形成协同作用

挤压假的销售空间

最近,公益诉讼再次在食品安全领域“sw sw”,又实现了第一次,即互联网法院接受的第一次反假冒公益诉讼。

7月17日,杭州市拱墅区检察院作为公益诉讼当事人,依照李和刘在线销售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减肥产品的法律,对杭州互联网法院提起民事公益诉讼。和侵犯消费者权利。两者要求共同承担非法销售价格十倍的惩罚性赔偿,并在国家媒体或平台上公开道歉。

检方称,自2016年9月起,李某开始在家中销售特效减肥食品,通过购买三个不含减肥胶囊,然后与被告刘某私下填写并贴上标签,自由识别使用和使用情况,网上向消费者出售。为了吸引更多的消费者购买,李和其他人特别指出,这款减肥胶囊具有强大瘦身,瘦大腿瘦肚子,纯中药,无副作用的特点,但实际上这些内容都是虚构的。已经发现,当场缉获的胶囊含有禁止加入食品中的西布曲明等成分,不仅不能减轻体重,而且对人体也有严重的副作用。在销售过程中,李还广泛宣传“成大微信代理”并开发了线下。截至2018年1月,累计销售超过550瓶减肥胶囊,总金额为5.6万元。

在检察第二被告出售有毒有害食品后,拱墅区检察院对他提起公益诉讼。

“随着网络购物的日益普及,销售有毒有害食品的渠道变得更加多样化和广泛化。普通消费者有时很难只使用几个标语和一些改良海报。在真假之间存在歧视,一些消费者即使在货物抵达后仍然无法判断。“检察官说,被告利用互联网向许多不明确的消费者出售大量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食品安全法》生产和管理非食品原料和食品的生产规定不得危害消费者的人身健康和安全,损害公共利益,并应对刑事侵权行为负责。

在这方面,邱宝昌认为,检察机关在公益诉讼中具有独特的优势,可以通过公安档案获取相关线索,及时发现问题,提起诉讼;拥有公共权力以保障安全,并在调查权力和识别事实方面具有显着优势。在充分的法律依据和明确的事实基础上,他们提起的公益诉讼一般可以得到法院的承认。

正如阿里巴巴集团在这两起案件中协助警方和检方的调查一样,情况更为深刻。 “我们对检察机关对卖方的公益诉讼表示赞赏,并希望这种做法将成为未来打击假冒伪劣商品和有毒有害商品的新模式。”阿里巴巴集团首席平台管理员郑俊芳认为,互联网在治理模式,平台自治,公共权力行使和权利人的私人消费者保护并存,这是中国在网络时代的表现推动形成一个满足中国社会发展需要的治理体系。

郑俊芳认为,多年来,国家保护知识产权,保护创新和成就的决心已经显而易见。执法机构,社会各界和平台企业都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来控制假货。虽然很难打假货,但只要双方务实行事,它就会进一步挤压假货销售的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