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护传统村落,守护乡土文化之根


《光明日报》(2019年7月9日,07版)

云南大理西州村杨帆照/亮图片

看看安徽宏村。本报记者李小社/光明图片

潘鲁生郭洪松绘画

肖芳郭洪松绘画

胡彬彬郭洪松画作

[思考智囊团关注传统村落访谈系列之一]

编者注:

6月21日,国家文物局公布了第五批中国传统村名。到目前为止,共有6,819个村庄被确定为中国传统村落。

在漫长的农耕文明进程中,传统的村庄已成为中华民族悠久历史的载体。它们散落在山峦上的珍珠上,刻有文化记忆,并且还赋予了强烈的怀旧感。 2019年,中央一号文件提出了农村振兴战略的目标,内容和路径,为新时期传统村落的保护和发展注入了强大动力。本版从不同角度关注传统村落,邀请专家学者讨论文化价值,生态保护和经济发展等各种主题,并回应读者的关注。

这位客人

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副主席,中国民间文学艺术协会主席潘鲁生

北京师范大学中国社会管理研究所/社会学院教授,国际亚洲民俗学会副会长肖芳

中南大学中国村文化研究中心主任,泰和智库高级研究员胡彬彬

传统的村庄是中华文明起源的经验证据

光明图书馆:作为群众的物质空间和精神家园,传统村落与中国传统文化的起源和发展密不可分。它是中华文明起源的经验证据。在您看来,传统村庄的价值观是什么?

潘鲁生:我们对一个村庄的印象往往始于传统建筑和自然特色。这些有形的物质载体是最直观的乡村历史和文化。展望未来,有形框架包含了相应的人文习俗和历史智慧。例如,宗堂和舞台等古建筑有着开放的精神空间;古老的道路和商业街道经常形成传统的轴,其中包含更多的增长内容。住宅建筑具有居住,商业,通讯,牺牲等多种功能,特色鲜明。传统的村庄让我们感受到当今历史的历史,体验古今时空界面的深层文化内涵。

饮食文化是最基本,最重要和最独特的部分。社会生活是当地人在特定时空中的公共生活。在庙会,仪式和社会习俗中尤为明显。精神生活包括道德传统,信仰传统和文学传统。这也是普通村庄被认定为传统村庄的重要指标。村庄文学传统包括口头艺术和表演艺术。它通常与节日,祭祀和其他活动相结合。这是乡村生活的文化价值。最吸引人的部分。这些作品之间的差异逐渐形成了不同地域,不同形式的乡村文化,具有独特的价值。通过生产和生活,当地人创造有形或无形的文化形式,从肤浅的对象到深刻的文化符号,都反映了个人,家庭,宗族甚至国家和民族的文化内涵。可以说,传统的村庄不仅可以容纳人们定居,而且在某种意义上也成为中国传统人文理想的最基本的文化支撑。经过几千年的传承与创新,传统村庄坚持民族特色和血脉延续,延续了悠久的文明史,也孕育了伟大而高尚的民族精神。

2.“村庄文明是中华文明史的主体,村庄是农村文明的载体”

光明图书馆:在保护传统村庄的过程中,今天“遵守古人的规则,开辟自己的面孔”这一概念的实际意义是什么?

小方:传统的村庄是一种典型的农耕和定居形式,是中国土地上的农耕文明。传统村落所承载的地方文明丰富而富有,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传统的村庄是调节精神生活并唤起情感记忆的家园。随着城市化和经济全球化的迅速发展,越来越多的人表现出强烈的怀旧情结。传统村落形式的美丽,个人与土地的亲密关系,已成为城市居民的生活。因此,作为当地旅游目的地的传统村庄越来越多地发挥着调节社会情感的作用。他们进入传统的村庄,成为离开家园释放和放松思乡的人的自然选择。

潘鲁生:通过对传统村庄的保护,当地人民可以获得实际的获得,幸福和安全感。例如,生活环境得到进一步改善,可以获得一些村庄保护工作和相应的补偿。乡村文化孕育着中华民族的优良传统和价值体系,符合新时期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理念。它破坏了文化自信的基石,促进了优秀传统文化的创造性转变。创新发展开辟了一条有效的道路。

胡彬彬:四大文明的古老文明,为什么只有中华文明延续至今?关键是中国文化自古以来就有很好的传承。作为传统文化遗产的载体,传统村庄做出了贡献。 “村庄文明是中华民族文明史的主体,村庄是农村文明的载体,农耕文明是我们的软实力。”传统村庄传承着新鲜的历史文化信息,是中华文明发展的见证和见证。

几千年来,保护传统村庄有利于保护田园景观及其人文内涵。目前,传统乡村旅游的发展方兴未艾。这美丽的风景恰好满足了人们培养情感和欣赏风景的需求。此外,传统乡村文化中的许多价值观仍然在维护当今农村地区的秩序和协调管理方面发挥着指导作用。在大力推进农村振兴战略的背景下,传统村落保护的现实意义尤为突出。

3.仍需要加强诚信和生命保护

光明图书馆:有人说保护传统村庄可以说是“春天光明”。目前的保护状况是什么,有什么缺点和问题吗?

胡彬彬:为了有效,我们可以从两组数据中看出来。一是国家将近7000个村庄分五批划入中国传统村落名单,形成了从国家到省,市,县的四级联动保护体系。传统村落的保护和发展受到了全社会的广泛关注。第二组数据来自中南大学中国村文化研究中心。自2008年以来,中央团队对长江流域和中国西南部207个县进行了大规模的后续实地调查,传统村落相对集中在中国,发现传统村落减少从2004年到2010年,每年增长7.3%。而在2017年则下降到1.4%。可以看出,这些年来的保护工作取得了丰硕成果。具体来说,可归纳为以下几个方面:通过传统村庄生动地呈现中国民族文化的多样性;传统住宅建筑得到最广泛有效的保护;传统村落的内部文化资源正在转变为“文化资本”和“文化红利”。

但是,我们也必须面对一些缺点。最重要的一点是缺乏对传统村庄的全面保护。通过调查,我们发现各地的大多数传统村落保护规划方案都侧重于保护传统乡村建筑的原始风格,以及与传统村庄和道路共享的森林和水系等自然生态环境。特别是当地人民代代相传的习俗文化,如海关和精神信仰的保护,一般缺乏足够的重视和有效措施。

肖芳:传统村落形式的审美价值和传统乡村生活的文化遗产价值得到了全社会的认可,是近年来保护工作的成果。

传统村落形式的审美价值主要是指村庄环境的价值内涵,结构,布局和村屋建筑装饰。传统乡村建筑的雕刻和绘画具有很高的艺术价值,使传统的村庄成为一个珍贵的民间艺术博物馆,给来自这里的居民和游客带来强烈的艺术感染。

传统乡村生活的文化遗产价值是传统村落的主体和灵魂。正是由于一些人的日常生活,传统的村庄还没有成为空旷的建筑。未来需要进一步加强对这方面的保护。

这些作品继续得到改善,一些具有重要保护价值的濒危文化遗产得到了拯救。普遍达成了关于保护传统村庄的社会共识,提高了保护意识。这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传统村庄的迅速消失。当然,仍然需要有关防火,抗震,排水和垃圾处理的工作。

4.以人为本,适应当地条件,促进发展保障

光明图书馆:传统村庄是当地人民的生产和生活空间,包括建筑,森林,水系和其他元素,它们紧密相连,形成一个整体。如何追求整体追求,更好地开展保护工作?

潘鲁生:从根本上说,保护传统村庄必须突出文化诉求,更加注重文化生态和文化资源的保护,进一步发挥村民的主体作用,将静态保护转变为动态继承。在具体实施过程中,要根据当地情况实施“一村一计”和“一村一计”。传统村庄往往有数十万年的历史。今天生存并不容易。它的建筑布局,生态依赖,文化质感等都有自己的历史形成过程和鲜明的特色。必须全面梳理,深刻理解和尊重他们。在保护的基础上,我们不能取得快速成功。

整体保护路径符合传统村庄的实际情况。

当地人民是传统乡村文化的创造者和拥有者,他们是文化的传承者和保护者。它们应被视为整体保护的重要组成部分。让当地人觉得他们是文化的主人。尊重他们意味着尊重文化;保护他们意味着保护文化。只有这样,他们才能积极参与全面保护和管理,成为保护传统村庄的最重要的生活力量。

小方:未来,以下三个方面应纳入保护范围:

树立生态文明的理念。安徽,浙江,湖南等地传统村落的环境选择和布局安排,体现了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生态文明理念,值得学习。

尊重社会文明的传统。当地人民在长期同居期间在村里形成了独特的社会传统。社会乡镇和民间自治组织的自助服务和自我管理方式,乡村社区的社会互动传统,村庄和节日的社会生活传统,对基层社会治理和农村文明建设具有指导意义。

弘扬精神文明传统。传统村庄是一个社区。通过节日和节日的习俗,人们促进了村民的有序结合和精神聚集,从而在农民和家庭生活的生活方式中营造了村社的精神氛围。

学术支持:中南大学中国村落文化研究中心

项目团队:光明日报全媒体记者李晓,王斯敏,成亚倩通讯员焦德武

X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