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人中难得的清醒者!日本共产党为反对侵华战争都做了什么?


  原创军武菌2天前我要分享

  【军武次位面】: 杨树

  

  二战时的日本共产党,是一群怎样的人?

  在我们的一般印象中,二战时期的日本人,对战争狂热到失去理智,日军更是凶狠残暴,干下了无数反人类的恶行。的确,二战时的日本就像一个巨大的疯人院,内部基本都是疯子,在外都是屠夫。

  但是疯人院中,也有少数清醒者,他们中的一部分就是日本共产党人,这是一群帮着中国打日本的日本人!

  

  日本共产党成立于1922年,是日本历史最老的政党(没有之一)。历史上日本比中国更早接触到了社会主义学说,在十月革命之前,日本一些知识分子已经开始了对马克思主义的研究。1897年,幸德秋水和片山潜成立了社会民主党,这是日本第一个社会主义政党。

  

  ▲日本共产党的党旗是“齿轮麦穗”旗

  中国汉语里的“革命”、“精神”、“社会主义”等名词,就来自于日本社会主义学者的研究和翻译。中共早期领导人中不少都有日本的留学经历,廖承志生于日本,李大钊、周恩来、郭沫若也都曾去日本留学,从而接触到这种思想。

  

  ▲军国主义者解决穷困和社会矛盾

  的方案是侵略扩张,转嫁危机

  在日共的党章中,开篇就回顾了1920年代的历史:

  “天皇掌握统治国家的全权,施行专制政治……日本作为亚洲唯一的帝国主义国家,走上了侵略亚洲各国和战争的道路。党的任务就是打破这种情况,以民主主义革命为手段,实现日本的和平与民主……”

  “由于帝国主义战争和天皇制的暴力……党的活动遭遇了重大困难和挫折,但许多党员不屈服于迫害,很多党员为之献身……日本共产党举着和平和民主主义的旗帜,不屈不挠地战斗下去,这对日本的和平,以及民主主义事业具有不朽的意义。”

  

  ▲因为吃不饱饭,日本爆发了“米骚动”

  图为“在乡军人”在维持秩序

  可以看出,日共反对侵略扩张,事实上日共也确实在这样做。

  有这种态度,日本帝国岂能容得下?在他们眼中,日共绝对是“非国民”,先是打压和监视,后来在1928年干脆取缔了。日共成了非法组织,只能搞地下活动,但斗争从未停止!

  日共建党元勋德田球一于1928年被逮捕,一共蹲了18年大牢,作家小林多喜二1931年加入已经是非法状态的日共,两年后被特高课逮捕,刑讯致死。

  

  ▲《赤旗》创刊号,用公元纪年,不用天皇年号

  1928年,日共的机关报《赤旗》诞生,日共委员长渡边政之辅撰写了《创刊词》:“日本共产党将通过持有《赤旗》的所有革命群众、贫农,向最广泛的群众宣传我党的革命政策……我们的《赤旗》就是在无产阶级大军进攻中飘扬在前锋的军旗。”

  《赤旗》不断揭露日本侵略的事实,“日本帝国主义已在很长时间内对革命中国实施了武力镇压,对朝鲜、台湾地区的革命运动也发动了罄竹难书的迫害和屠杀”,呼吁日本民众“反对企图侵略中国领土的帝国主义战争……拥护苏维埃同盟、中国、印度革命”。

  希望日本人“不出一分钱军费,不送一个人当兵……工人和贫农要拒绝一切租税和血税(兵役),不为帝国主义做任何事情”,甚至还在一些部队出征中国时,向士兵开展反战宣传。

  

  1931年9月,日本共产党中央发表了《致士兵诸君》的小册子,号召士兵反对侵略战争。此外,还出版刊物《士兵之友》,号召士兵反战。

  七七卢沟桥事变的第二天,日共在东京、大阪等地散发了大量传单,以“救济出征士兵家属”的名义,组织“索子索夫团”,动员了东京附近某村庄的士兵妻子、姐妹在车站卧轨“请愿”,迫使当局做出了一些让步。

  在战争进入高潮的1938年至1944年,日共还在三菱飞机制造厂、神户川崎造船厂等军工厂组织了一系列罢工和怠工运动,日本军需工厂的缺勤率长期达到15-20%。

  

  ▲没有日共暗中破坏军工生产,还会有更多人遭殃

  考虑到当时普遍的战争狂热,以及军部和社会的强力控制打压,处于非法和地下状态的日共要冒着极大的风险,《赤旗》的发行量每期仅有数百份,但他们依然令“帝国”十分头痛,恨之入骨,司法大臣原嘉道公开表示:

  “不消灭日本共产党,必然会妨碍对华战争,也会对帝国军人的出征制造麻烦!”

  “消灭日本共产党”的办法之一就是征兵把你们这些“日奸”送上战场,看你们还怎么“卖国”!日共的对策却很有意思你征兵我加入!因为可以“掌握武器”、“渗透军队”,还可以直接到前线去“起义”……

  

  ▲周保中,少数几个坚持到胜利的抗联将领

  见证了伊田的壮举

,上面用日语写道:

  “亲爱的中国游击队同志们,我看到你们撒在山沟里的宣传品……很想和你们会面,但我被法西斯野兽包围走投无路,我决定自杀。我把我运来的10万发子弹赠给贵军,请你们瞄准日本法西斯军射击。祝神圣的共产主义事业早日成功!”

  

  落款是:“关东军间岛日本辎重队 共产党员 伊田助男”。

  “伊田助男事件”使得关东军上层极为恼怒,鳖刚村一被解职,该旅团被集中进行“思想整训”。但中国人却记得这个以死相助的“日本共产党员”,伊田如今被安葬于中国烈士陵园,当地的小学更名为“伊田小学”。

  

  除了像伊田这样日共党员,还有受到日共影响反戈一击的例子。出生于琦玉县秩父市原郡的坂本寅吉,深受身为日共党员的哥哥影响。他被征入日军炮兵部队,由于上司嫌他出工不出力,于1943年把他撤换到浙江义乌去当了“采伐队”队长。

  

  当时有一支抗日游击队“坚勇大队”正在义乌一带,坂本设法接上头,提供情报,暗送物资,还将继任者黑岛诱出,“送”给游击队。后来坂本被怀疑并拘捕,他在被押解到杭州的途中跳车逃跑加入抗日武装,还娶了一名中国姑娘蒋荷菊,自己改名“蒋贤礼”,后来成为华东野战军一纵一师的炮兵教官,在淮海战役中不幸牺牲。

  

  ▲野坂参三(左)和周恩来

  日共领导人野坂参三等人于1940年3月从苏联来到延安,因为中日开战,他们已无法返回日本,干脆就直接在延安“反日”了。随着八路军俘获的日军越来越多,如何处置成了一个问题,野坂参三经过深入调研,建议在延安设立教育改造日俘的专门学校。

  

  这个建议被采纳了,“日本工农学校”被建立起来,野坂参三(化名冈野进)就是校长。

  经过这个“工农学校”的改造,许多日俘变成了八路军,通过喊话、在战场上派送节日礼包、书信、宣传单等方式,极大的影响了日军的士气,有的还直接参战,牺牲在战场上。

  

  ▲军博的藏品,“日本人民解放联盟”旗

  更为传奇的日本共产党,是几个著名红色间谍。

  尾崎秀实,朝日新闻记者,从小在台北长大,在大学时接触到了共产主义思想,成为一名共产党员。1927年,他被朝日新闻社派往上海,与鲁迅等中国左翼人士成了老熟人。因为他熟知中国情况,在日本有“支那通”之名,因此当了首相近卫文的顾问,能够接触到大量机密文件。

  

  ▲尾崎秀实

  日本的机密文件通过尾崎送到了苏联间谍佐尔格手中,有关中国的情报也发给中共中央。此外,他还利用自己的影响力,把中西功和西里龙夫两个共产党员塞进了要害部门中西功进了满铁调查部,西里龙夫成了“中国派遣军”的情报分析员。

  

  ▲中西功,活到了1973年

  因为有他们,日军的许多大动作屡被中国方面提前获知,日军“扫荡”敌后根据地每每扑空。尾崎秀实还干了一票大的他将日本不会进攻苏联的情报通过佐尔格传递出来,使苏联敢于调动远东部队投入莫斯科保卫战,扭转了战局。

  

  ▲“日奸”的情报通过“德奸”传递出去,改变了历史

  这一情报对二战产生了深远影响,尾崎和佐尔格也付出了代价他们先后被捕,于1944年11月7日被处以绞刑,献出了宝贵的生命。

  中西功和西里龙夫也暴露了,他们同样被判了死刑。但他们却没死……原来,二人声称,咱还要写东西呢,要是觉得写出来对你们有用,那就等写完了再死,行不?

  

  ▲特高课就是“特别高等警察课”

  是日本军部的特务机关

  特高课一琢磨,有道理哈……于是他们就开始写《中国共产党史》,当然,绝不赶时间。

  关押期间,这两个口才极佳的“日奸”经常把审讯变成上课,每被提审,坐下就说:“今天,我来讲一下世界共产主义运动对日本的影响及未来……”然后侃侃而谈,审问者老实听讲,还要认真记下“听课笔记”。

  

  ▲西里龙夫,他活到了1987年

  上法庭受审,二人长篇大论,猛烈批判侵略战争。中西功断言,只需三年,日本必败,到时候“我要大摇大摆地从这里出去!”现场众人哑口无言,法官只得打断:“此处不是宣传共产主义的讲坛,闭庭,闭庭……”,西里龙夫还得了一个尊称“教授”。

  后来,特高课越来越觉得不对劲这两人是在拖时间耍我吧?正打算要动手,日本投降了……

  战后,日本共产党成为合法政党,仍然保持了战争时期的斗争本色。

的自由’,这些臭钱我们不要!”

  那么日共的经费从哪里来呢?大头是“卖报”,就是《赤旗》,其余靠党费和捐赠。

  

  ▲新一代日共党员的代表人物池内纱织

  曾当选众议院议员,入党前是摇滚歌手

  《赤旗》也向大众发行,是日本第12大报。由于反对天皇制,《赤旗》中不会对皇室使用敬语(就像在汉语中只用“你”,不用“您”),坚持使用公元纪年。在有关犯罪事件的报道中,一般不刊登嫌疑人的真名,但黑社会和右翼分子除外……

  日共的党章对现状直言不讳:“我国……事实上是美国的从属国……日本极度异常地跪拜在美国脚下,美国……是把日本的主权和独立踩在脚下的帝国主义。”

  

  在历史问题上也毫不含糊:

  “了解侵略战争和支配殖民地的事实,并且学习在此反省之上编撰的日本宪法。本党绝对不允许美化战争的历史逆流行为。”

  基本立场是,要求日本政府赔偿慰安妇,反对篡改教科书,反对参拜靖国神社。每有右翼大放厥词,日本共产党必定第一个出来硬怼,刚正面。

  所以,无论是什么人,都能得出日本共产党的立场更接近中国的结论,日本极右势力也抓住这一点攻击日共“媚中”、“卖国”。

  

  ▲日共27大(2017年),场面很日本

  但他们真的是在“卖国”吗?

  正相反,他们才是日本真正的爱国者!正如我们爱自己的孩子,就要想方设法纠正他的错误,改正他的缺点,而不是包庇纵容一样,这正是他们与右翼的分野。

  

  ▲在地铁门口抗议日本消费税的日共

  站在中国人的立场上,日本共产党也是一群值得尊敬的人,这并不仅仅因为他们曾经助华抗战,在历史问题上与中国立场接近,而是因为有些东西,是超越国界的

  让自己的国家走向文明

  走向和平,走向正义,才是真正的爱国

  本文为一点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收藏举报投诉 达到当天最大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