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振宁:物理学三大革命 爱因斯坦贡献了两个半


?

b6a21c030eaf480a86fb7672a225ca33.png

昨天下午,“天才相对论的开始爱因斯坦奇思妙想的世界”揭开序幕。遇见爱因斯坦的唯一客人是97岁的杨振宁教授。

1922年,在爱因斯坦访问上海前一个多月,杨振宁出生在合肥。多年以后,在普林斯顿大学的博士后研究期间,杨振宁多次听取了爱因斯坦的讲话并接受了他的教诲。然而,令人惊讶的是“我生命中没有和爱因斯坦合影。”杨振宁说,观众很尴尬,似乎比他更后悔。开幕式结束后,杨振宁接受了本报记者的专访。

记者:这次你专程来北京参观上海这个展览。什么是最有趣的事情?

杨振宁:我听说解放日报希望与以色列希伯来大学合作举办有关爱因斯坦的展览。爱因斯坦也是我非常钦佩的物理领域的伟大人物。我非常愿意参观这个展览。我很自然地来了。

记者:你是世界上为数不多的看过爱因斯坦的人之一。你能谈谈你与爱因斯坦的关系吗?

杨振宁:我个人感到非常荣幸与爱因斯坦有过多次接触。 1949年我去普林斯顿后,我与爱因斯坦有过接触。那时,他做了一些最后的学术演讲,并分享了他以前的研究十多年。之前和之后有五次演讲,我参加了。那时,我还是一名年轻的博士后。后来,我在爱因斯坦的办公室和他谈了一个半小时。我看到了这位我非常敬佩的大师。我有点紧张。我无法完全记住他说的话,他的英语中有很多德语。我不懂德语。

记者:在你的心目中,爱因斯坦是个什么样的人?

杨振宁:爱因斯坦是一位伟大的物理学家,他将整个宇宙的结构引入了一个非常重要和有影响力的方向。他生活中也很有趣。他的不科学文章虽然简短,但都是相关的。我特别钦佩的是,在居里夫人去世后,爱因斯坦只用几百个字写了一篇关于居里夫人的文章,这对居里夫人的性格及其对世界的影响做了一个非常简单但重要的评论。我不懂德语。根据我的朋友的说法,他的德文文章比翻译成英文的文章更强大。

记者:在20世纪,爱因斯坦被誉为“黄金时代”中最伟大的物理学家,你也被称为“白银时代”中最伟大的物理学家。您如何看待两代物理学家之间的差异?

杨振宁:在20世纪的前30年,物理学有三个主要的概念革命:1905年的狭义相对论,1915年的广义相对论和20世纪20年代的量子力学。爱因斯坦贡献了三次大革命中的两次半。他在整个20世纪对物理学的贡献是巨大的。这些贡献对人类的日常生活产生了巨大影响。例如,通过量子力学和相对论的研究,人类已经开发出半导体技术。这也是因为当今人们开发的半导体应用于移动电话和网络通信。也就是说,这三次革命不仅是重大的学术突破,而且对人类日常生活的变化和发展也非常重要。到20世纪50年代,统一场论的方向是物理学中最集中的问题。统一场论是爱因斯坦在20世纪初提出的。他想终生解决这个问题,但他没有解决这个问题。而且,这仍然是当今整个物理领域中最重要和最未解决的问题。

记者:您是否鼓励年轻人继续他们的物理学工作,尤其是基础物理学?

杨振宁:物理方向很广。就像法律一样,有民法,地方法和许多其他法律。物理学也是如此,所以如果一个年轻人想问我,我说你必须找到像MRI一样的方向,你的成功机会将是巨大的。当然,如果你能学习统一场论,你的成功会更大。

记者:2003年回到北京后,是什么促使你回到中国?

杨振宁:我选择回中国。我以前已经讨论过了。 1997年,清华大学校长王大中在北京与我交谈过一次。我希望我能回到清华,帮助清华成立研究所。我在清华大学长大,从西南大学毕业后申请留在美国。我和清华有着非常密切的关系。但当时很多问题,我的妻子杜志立当时非常糟糕,所以我拖了好几年。 2003年,杜至立在美国因病去世,我回来了。曾经有一位作者写过一篇文章,说杨振宁最幸运的事情就是亲眼目睹中华民族的复兴。这具有深远的意义。

http://union.eservetechapp.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