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杀害小学生凶手一审死刑,二审辩称精神错乱


临床网站

2019年8月30日上午10点,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审理了被告黄一川故意杀人案(“628”浦北路杀害学生)的案件。上海市人民检察院派出一名工作人员出庭履行职责。上诉人黄一川及其辩护人出席了会议。

此前,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认定,被告人黄一川故意杀害两名儿童,一名儿童和一名儿童的父母受伤,构成故意杀人罪。黄一川部门已计划并准备对校园附近的无辜儿童实施严重暴力。其犯罪动机极其卑鄙,犯罪手段极其残忍,犯罪后果极其严重,社会影响极其严重。虽然黄一川被认定患有精神疾病,并被评估为刑事责任有限,但他的犯罪极其严重,他的人身危险极大,他的精神疾病对他的识别和控制能力没有明显的影响。犯罪时自己的行为。因此,被告人黄一川因故意杀人罪被判处死刑并被剥夺。政治权利持续一生。判决结束后,黄一川拒绝接受并上诉。

在二审的审判中,黄一川辩称,他没有预谋谋杀,并在精神错乱的状态下犯下谋杀罪。法院调查了黄一川故意谋杀的事实,并对一审判决中的证据进行了盘问。上诉人黄一川,辩护人和检察官分别表达了他们的意见。该辩护人认为,黄一川长期患有严重精神分裂症,是在犯罪发生时,失去了识别和控制其行为的能力,并提供了相关证据材料;一审判决《司法鉴定意见书》在委托识别过程中,识别资料来源,鉴定过程等方面违法,评价内容与评价意见相抵触。对黄一川精神状态的申请及其刑事责任和审判能力进行了重新适用。总之,二审法院要求重审或改变黄一川的刑期。监禁。

检察机关认为,原判决认定黄一川故意杀人事实清楚,证据确凿,适用法律正确,审判程序合法,量刑合理;评估机构的评估程序合法,评估充分,评估过程和方法符合规范性要求,评估意见的内容完整,观点明确。无法确定辩护人重新评估的原因。建议二审法院驳回上诉并维持原判。黄一川在法庭上作了最后陈述。

在审判中,记者注意到了一个细节。在声明和辩护中,黄一川认为他长期受到他人的威胁和追捕。因此,他必须反击并抵制保护自己;但是当检察官问他为什么不在幻想当别人报复时,黄一川说这些人一般都是“高而强”的印象,但同时又表示他们对当天发生的事情没有任何印象6月28日的事件。

同一天中午12时,二审的审判结束,法庭将作出判决。

来源:人民日报客户

移动百度

http://www.sugys.com/bds9tTI4/wef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