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底捞上市一年造富:张勇问鼎狮城首富 红利是否触顶?


曾被称为“未上市”的海底捞经过近一年的敲门证券,成为最大的赢家。

8月29日,北京时间,《福布斯亚洲》发布了新加坡最富有的50位富豪榜。海底捞集团创始人张勇首次进入名单,成为新加坡最富有的人,总资产达138亿美元(约合1,920亿新加坡元)。此前,2017年胡润百富榜中显示,张勇和舒平分别以50亿元人民币的价格排名第825位。

截至8月29日收盘,海底捞的股价今年已飙升118%,市值为1,974亿港元。根据香港联交所的数据,张勇和舒平持有上市公司的两股 - 海底捞68.6%和渤海国际35.61%。其中,渤海国际市场为513亿港元。根据这一计算,张勇夫妇持有两家公司的市值共计1536亿港元。

然而,值得一提的是,在海底捞的强劲增长下,这意味着海钓率和同店销售增长率下降的趋势。近日,国金证券发布了两份关于海底劳的利空报告,称其目前的股价隐含市场很难实现公司未来三年净利润复合增长率50-60%。

从四张桌到新加坡最富有的人张永健“火锅帝国”

从国营拖拉机厂的电焊工到经营赌博机并转售汽油的小商贩,张勇的真实历史始于几个火锅桌。

据“新京报”此前报道,1988年,张勇技术学校毕业生被分配到国有四川拖拉机厂担任电焊工。他不满意拖拉机厂的月薪93.5元。他总是想做一些大事,但他已经被种植在赌博扑克游戏机和倒卖汽油上。

1994年,出生在四川省简阳县的年轻人召集了三个伙伴,刮了8000元,打了四个火锅桌,并创办了海底捞食品有限公司。据官方网站称,截至2019年6月30日,海底捞已有在中国118个城市(包括香港和台湾)以及新加坡,韩国和其他国家经营着593家直营店。

根据公司的查询,海底捞由张勇,舒平,施永红和李海燕创立。目前,张勇和他的妻子已经在新加坡注册。两者合共约占公司已发行股本总额的68.6%。

记者发现,火锅店的传播,张勇的“火锅帝国”已经形成了完整的上下游产业链,建立了肉类公司,蔬菜基地,外卖管理公司,食品公司。

在海底捞大树的支持下,张勇作为实际控制人,渤海(北京)供应链管理公司于2007年独立运营。除了负责海底捞的整体供应链运作外,还有“7-11”和金定轩。包括New White Deer和Four Youth在内的数十家餐饮公司提供服务。

该公司发现,除了上市的海底劳外,张勇和他的妻子还拥有另一家上市公司即渤海国际的股权。渤海国际是海底捞的底层材料供应商。它原名为海底捞成都分公司。海底劳张勇和舒平的创始人持有渤海国际上市公司35.61%的股权。

8月21日,渤海国际发布2019年中期业绩。财务报告显示,集团2019年上半年的收入为16.56亿元,同比增长64.9%。实现利润6.24亿元,同比增长72.0%,实现净利润2.92亿元,同比增长54.1%。其中,渤海国际对关联方(主要是海底捞集团)的销售收入为人民币7.09亿元,同比增长31.2%。截至8月29日收盘,渤海国际的最新市值为513亿港元。

扩张危机:近600家门店,营业额和同店销售增速下滑

去年9月26日,海底捞在香港证券交易所被击倒并正式上市。截至8月29日收盘,该股收报37.25港元,较年初的17.11港元上涨近118%。

根据过去的数据,2015 - 2018年,公司收入从57.57亿增加到169.69亿,母公司净利润从2.73亿增加到16.46亿,复合增长率分别为43.38%和82.01%。

8月20日,海底劳发布了2019年上半年的业绩报告。数据显示,海底捞上半年收入为116.95亿元,同比增长59.3%;净利润为9.11亿元,比去年同期的6.46亿元增长了41%。

根据财务报告,海底捞的主要业务是餐饮业务,外卖业务以及调味和食品业务。其中,2019年上半年,海底捞餐厅收入占总收入的96.9%,销售业绩较去年同期增长58.4%。为了提升餐厅业绩,海底捞在业绩公告中指出,它主要受益于2018年和2019年新开业的259家餐厅。

2019年上半年,海底捞开设了130家新餐厅,全球门店总数从2018年12月31日的466家增加到2019年6月30日的593家,其中550家位于中国大陆的116个城市,43家home位于台湾,中国大陆,香港和海外。

中国食品行业分析师朱丹鹏告诉新京报,海底捞目前的增长是基于新店的扩张,但新店并不总是成为业绩的增长极。因此,海钓仍需要创造差异化。

由于外卖订单数量的增加,海底捞的外卖收入从去年上半年的1.33亿元增加到2019年同期的1.879亿元,增长了40.9%;海鲜调味品和配料的销售收入为17.52亿。

然而,财务报告的数量是光明的,但这意味着周转率和同店销售增长率的问题继续下降。根据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海底捞的转换率自2017年以来创下新低,从2017年上半年的5次/天降至4.8次/天;同店销售增长率也从2017年上半年的6.4%下降至4.7%。其中,三线城市及以下城市同店销售增长率为12.5%,分别超过一,二线城市的3.3%和1.9%。

2019年上半年,海底捞的净利润为9.11亿元,相当于每天净利润500万元。考虑到门店数量和周转率近五倍,单店利润不到2000元。

此外,商店数量的快速增长也导致海钓成本上升。在成本和费用部分,原材料成本同比增长59.9%;同期,海底捞员工工资总额36.5亿元,同比增长65.8%。

在收益报告发布前一个月,海底捞被国金证券贬值。 7月15日,国金证券发布了一份名为《海底捞:1H19运营表现稳定,但市场预期过高》的研究报告。在研究报告中,国金证券指出,(海底捞)商店的实际展示和运作以及市场假设有一些预期的错位,海底捞的评级从“超重”变为“减持”,目标价格跌至23.23。港元。在国金证券看来,目前海底捞股价隐含市场很难实现公司未来三年净利润复合增长率50%-60%。

国金证券给出了三个理由。首先,商店扩张加速,但小店的比例增加;第二,一线城市的交通量划分;第三,低线城市的股息仍然存在,但可持续性尚未得到验证。

朱丹鹏认为,海底捞的最大优势在于其服务体系,但存在诸多不足。一般来说,性价比不高,而且场景相对过时。因此,朱丹鹏认为,海底捞没有太大的核心竞争力,中国餐饮业已进入高速发展,高质量,高服务的节点,其原有的核心竞争力红利已经消失。

“金州证券在海底劳的卖空中是合理的。正如你所看到的,单纯依靠新店的扩张不能继续成为业绩增长的引擎。海底捞仍需要回归食品材料的建设,场景,服务,成本效益,甚至是子品牌。否则,在目前的商业模式中,其他股息可能在五年内没有竞争优势。朱丹鹏告诉记者。

(责任编辑:常帅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