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管学生返校途中坠楼身亡,责任谁来担?


主持学生在返回学校途中死亡

双方在审判中互相支持

福清法院认为

陈某及其妻子吴某在与康康建立合约关系时,未就未成年人的保管时间及如何交出未成年人的人身安全等重要合约条款达成明确的书面协议。但是,这些遗漏并没有豁免陈和他的妻子。吴的合同义务是保护康康的安全;陈的丈夫和妻子作为康康的监护人,作为托管期间的监督员,有义务确保康康及时无缝管理。就案件而言,任何实际监督康康的当事人都有义务及时通知对方交出康康。但是,陈和他的妻子和吴在这些重要的合同条款上没有明确的协议,双方都有受到监管的危险。明显的错误。

对吴而言,即使正午时间结束于13点,吴也不得不通知陈和他的妻子去康康,但康康很自然能够安全到达学校,这将使康康回到学校。学校。这段时间超出了监督范围。吴有过错,应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

作为一个民事行为能力有限的人,康康有能力独立行走到几十米的小学,但莫名其妙地爬到顶层,最后倒在了地上。虽然不可能确认他的行为动机,但康康应该独立于他的智慧。相应行为的程度是负责任的。公安机关排除了康康的死亡,并结合现场的证人,可以证实康康主动到达12楼没有任何威胁或胁迫,爬到顶层不止一个仪表。保护墙可以排除导致建筑物倒塌的外部因素。因此,康康的死不能完全归功于陈和妻的监督,而他自己的过错也是陈和妻子和吴的过错造成的。不幸发生了。

双方承担同样的责任

总结

陈和他的妻子和吴应共同承担所有损失50%的责任。陈和他的妻子和吴对如何交出康康等重要合同条款采取放任自流的态度。在没有优越证据的情况下,双方承担相同的责任,每个人都有25%的责任。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107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39条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的规定,参照有关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标准确定陈某及其妻子的物质损失共计816,616元,吴某英赔偿25 %的份额是元。对于精神伤害的抚慰,吴的过错不是造成伤害的主要原因,而吴的精神损害责任是1万元。

最后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107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6,39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17,18,20,21条第17,29和35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10条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64条规定自本判决的法律效力之日起,吴将赔偿陈某30天。林某的死亡赔偿金,丧葬费,交通费,遗失时间和精神损害赔偿金总额为211,454元,并驳回了陈和林的其他诉讼请求。

http://www.sugys.com/bdscSWjL/U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