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上半年航司利润普降 航空餐“缩水”


  中经城事2019.9.17我要分享

  近日,8家国内上市航空公司2019年上半年业绩报告出炉,中国南方航空股份有限公司(.SH;.HK,以下简称“南方航空”)、中国国际航空股份有限公司(.SH;.HK,以下简称“中国国航”)、中国东方航空股份有限公司(.SH,.HK;以下简称“东方航空”)三大央企航司利润普降。整体而言,8家上市航司中,除了廉航春秋航空股份有限公司(.SH,以下简称“春秋航空”)和华夏航空股份有限公司(.SZ,以下简称“华夏航空”)之外,另外6家航司利润普降,山东航空股份有限公司(.SZ,以下简称“山东航空”)甚至出现2700万元的亏损。

  业内人士分析,2019年上半年,航司货运业务量下降、新租赁准则的实施等原因,影响航司整体利润。另外,航司利润下降还引发部分旅客对航空服务质量下滑的忧虑。不过,业内人士分析认为,近期社会热议的航空餐“缩水”事件与航司利润下降从而节约成本关系不大,更多的是基于安全考虑;同时,目前传统流水线式生产的航空餐已经很难满足旅客的需求,造成不少浪费,航司也不应简单缩减航空餐或维持现状,未来做好差异化服务才是长久提升竞争力的良策。利润普降 近日,8家航空上市公司先后发出2019年半年报。南方航空、中国国航、东方航空三大航空央企的营收相比去年同期普遍增长。南方航空增长7.97%、东方航空增长8.02%、中国国航增长1.67%。然而,与此形成对比的是,三大航利润普遍下滑。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方面,其中南方航空跌幅最大,下降20.92%,中国国航和东方航空分别下降9.49%和14.89%。在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东方航空下降最大降幅达26.29%,南方航空和中国国航分别下降21.85%和3.49%。除三大航空之外,海航控股股份有限公司(.SH,以下简称“海航控股”)2019年上半年利润为5.03亿元,同比下降8.21%。上海吉祥航空股份有限公司(.SH)2019年上半年,实现归母净利润5.8亿元,同比下降6.4%。而山东航空2019年上半年更是亏损2700万元。相比而言,在实现归属于母公司普通股股东净利润方面,春秋航空为8.54亿元,同比增长17.5%。华夏航空2019年上半年归母净利润为1.4亿元,同比上升15.39%。 事实上,与上述其他航司不同的是,春秋航空主要运营模式属于廉航模式。而华夏航空目前主打业务为支线航空。除华夏航空和春秋航空之外,其他6家航司利润普降,山东航空更是由盈转亏。天风证券分析师曾凡喆表示,近期,由于汇率浮动较大,航空公司因此损失不少,利润呈现下滑趋势。这与2018年燃油波动造成的利润波动有一定区别。航空分析师林智杰则认为,2019年上半年,航空业业绩主要影响因素还包括主业。2019年上半年,宏观经济需求下行,货运业务也出现负增长。中国民用航空局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全行业共完成货邮运输量351.2万吨,同比下降1.3%。而民航全行业共完成旅客运输量3.2亿人次,同比增长8.5%。另一方面,林智杰分析,波音737MAX飞机停飞,导致100多架飞机停场或延迟交付,这对整个行业尤其是部分上市公司的运力增长有负面影响。此外,新租赁准则的实施,经营租赁飞机的会计政策变化,也减少了航司的报表利润。在这样形式下,航司利润对航线补贴的依赖也进一步加深。2019年上半年,国航、东航、南航、海航、春秋航空、吉祥航空、华夏航空分别收到补贴17.49亿元、29.76亿元、18.43亿元、10.79亿元、4.19亿元、1.98亿元和1.52亿元,相比去年同期普遍增加。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上半年影响航司利润的因素下半年可能还在持续。林智杰分析,下半年的几个不利因素还会持续的影响,一个是人民币持续的贬值,特别是7月份贬值比较多,宏观经济的持续疲软,还有大兴机场的转场,波音MAX持续停飞,都会影响到航空公司的利润。专家建议提供差异化服务随着近期民航业各项数据的集中出炉,有旅客对航司未来服务质量表现担忧。而近期热议的航空餐“缩水”一事,又引发社会广泛争论。除此之外,近日,有媒体报道,南方航空也将推出旅客放弃航空餐食换取里程数的活动,这也引来行业内外的热议。《中国经营报》记者就此事致函南方航空方面,截至发稿为止,暂未获得回复。不过,对于航空餐“缩水”这一现象,业内人士并不认同这是由于航司收益变差,进而降低成本所致。航空分析师王疆民就指出,航空餐食目前的变化与航司降低成本并非有直接联系。“如果航空餐是吸引旅客最关键的地方,航司一定会压缩其他成本提高餐食质量。”王疆民表示。曾凡喆认为,近期民航局更加重视飞行安全,有些飞行时间短的航班,服务时间过短,也容易造成问题,所以近期有些公司就取消或者缩减服务了。而林智杰坦言,压缩餐食的确可以降成本,此前海航系取消免费餐食也就是要降成本,同时吸引旅客掏钱买餐食。但三大航历来是全服务的代言人,这次确实有安全考虑。进而,林智杰向记者举例称,今年5 月6日,某航330在下降过程中严重颠簸,乘务员在着陆前 30 分钟还没忙完,颠伤了 2 人,其中1人桡骨骨折,构成轻伤。5月17日,某航777飞机在下降过程中突遇严重颠簸,7 名乘务员不同程度受伤,其中一人眼眶骨折,另一人胸椎、桡骨、骶骨骨折,两人均构成轻伤二级。这同样发生在着陆前30分钟内。“飞机起飞降落阶段,机组都要求乘客系紧安全带,但有时空乘因为服务程序还没做好,确实是有摔伤风险的。”林智杰表示。不过,除了安全因素之外,目前航空餐食服务还面临“错位”问题。王疆民指出,随着居民生活水平的提升,与过去不同的是,流水线式生产的航空餐食已经无法满足目前旅客的需求。我们观察到一个现象就是,不少旅客已经不要航空餐或要之后并不食用,这部分餐食会直接被处理掉,造成极大浪费,而且不环保,所以行业内出现了改变的声音。相关资料显示,2019年3月,全国两会期间,朱列玉等代表委员提出,为了节省乘客购票金额,建议将国内民航公司机票分为含餐和不含餐两种,供乘客选择。7月1日,民航局运输司针对上述提案,答复称空中餐食服务属于航空公司自主经营范畴。目前,民航局正在修订《中国民用航空旅客、行李国内运输规则》,拟删除关于空中餐食的相关条款。航空公司可根据市场需求自行决定是否在航班上提供餐食服务。王疆民建议,目前航司真正要做的是差异化服务。他表示,面对当下航空餐浪费的问题,航司不应直接选择缩减或者维持现状,而是应该实现差异化服务,可以根据旅客真正需求实现不同服务。这样才能在未来凭借有竞争力的服务吸引旅客。

  

  福耀玻璃海外业务营收增长

  阿联酋哈利法工业园副总裁艾德文:中国工业园成功经验对新兴国家借鉴意义大

  纾困一年 海航集团驶向何方?

  【招聘】中国经营报产经中心招聘深度调查记者

  收藏举报投诉

  近日,8家国内上市航空公司2019年上半年业绩报告出炉,中国南方航空股份有限公司(.SH;.HK,以下简称“南方航空”)、中国国际航空股份有限公司(.SH;.HK,以下简称“中国国航”)、中国东方航空股份有限公司(.SH,.HK;以下简称“东方航空”)三大央企航司利润普降。整体而言,8家上市航司中,除了廉航春秋航空股份有限公司(.SH,以下简称“春秋航空”)和华夏航空股份有限公司(.SZ,以下简称“华夏航空”)之外,另外6家航司利润普降,山东航空股份有限公司(.SZ,以下简称“山东航空”)甚至出现2700万元的亏损。

  业内人士分析,2019年上半年,航司货运业务量下降、新租赁准则的实施等原因,影响航司整体利润。另外,航司利润下降还引发部分旅客对航空服务质量下滑的忧虑。不过,业内人士分析认为,近期社会热议的航空餐“缩水”事件与航司利润下降从而节约成本关系不大,更多的是基于安全考虑;同时,目前传统流水线式生产的航空餐已经很难满足旅客的需求,造成不少浪费,航司也不应简单缩减航空餐或维持现状,未来做好差异化服务才是长久提升竞争力的良策。利润普降 近日,8家航空上市公司先后发出2019年半年报。南方航空、中国国航、东方航空三大航空央企的营收相比去年同期普遍增长。南方航空增长7.97%、东方航空增长8.02%、中国国航增长1.67%。然而,与此形成对比的是,三大航利润普遍下滑。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方面,其中南方航空跌幅最大,下降20.92%,中国国航和东方航空分别下降9.49%和14.89%。在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东方航空下降最大降幅达26.29%,南方航空和中国国航分别下降21.85%和3.49%。除三大航空之外,海航控股股份有限公司(.SH,以下简称“海航控股”)2019年上半年利润为5.03亿元,同比下降8.21%。上海吉祥航空股份有限公司(.SH)2019年上半年,实现归母净利润5.8亿元,同比下降6.4%。而山东航空2019年上半年更是亏损2700万元。相比而言,在实现归属于母公司普通股股东净利润方面,春秋航空为8.54亿元,同比增长17.5%。华夏航空2019年上半年归母净利润为1.4亿元,同比上升15.39%。 事实上,与上述其他航司不同的是,春秋航空主要运营模式属于廉航模式。而华夏航空目前主打业务为支线航空。除华夏航空和春秋航空之外,其他6家航司利润普降,山东航空更是由盈转亏。天风证券分析师曾凡喆表示,近期,由于汇率浮动较大,航空公司因此损失不少,利润呈现下滑趋势。这与2018年燃油波动造成的利润波动有一定区别。航空分析师林智杰则认为,2019年上半年,航空业业绩主要影响因素还包括主业。2019年上半年,宏观经济需求下行,货运业务也出现负增长。中国民用航空局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全行业共完成货邮运输量351.2万吨,同比下降1.3%。而民航全行业共完成旅客运输量3.2亿人次,同比增长8.5%。另一方面,林智杰分析,波音737MAX飞机停飞,导致100多架飞机停场或延迟交付,这对整个行业尤其是部分上市公司的运力增长有负面影响。此外,新租赁准则的实施,经营租赁飞机的会计政策变化,也减少了航司的报表利润。在这样形式下,航司利润对航线补贴的依赖也进一步加深。2019年上半年,国航、东航、南航、海航、春秋航空、吉祥航空、华夏航空分别收到补贴17.49亿元、29.76亿元、18.43亿元、10.79亿元、4.19亿元、1.98亿元和1.52亿元,相比去年同期普遍增加。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上半年影响航司利润的因素下半年可能还在持续。林智杰分析,下半年的几个不利因素还会持续的影响,一个是人民币持续的贬值,特别是7月份贬值比较多,宏观经济的持续疲软,还有大兴机场的转场,波音MAX持续停飞,都会影响到航空公司的利润。专家建议提供差异化服务随着近期民航业各项数据的集中出炉,有旅客对航司未来服务质量表现担忧。而近期热议的航空餐“缩水”一事,又引发社会广泛争论。除此之外,近日,有媒体报道,南方航空也将推出旅客放弃航空餐食换取里程数的活动,这也引来行业内外的热议。《中国经营报》记者就此事致函南方航空方面,截至发稿为止,暂未获得回复。不过,对于航空餐“缩水”这一现象,业内人士并不认同这是由于航司收益变差,进而降低成本所致。航空分析师王疆民就指出,航空餐食目前的变化与航司降低成本并非有直接联系。“如果航空餐是吸引旅客最关键的地方,航司一定会压缩其他成本提高餐食质量。”王疆民表示。曾凡喆认为,近期民航局更加重视飞行安全,有些飞行时间短的航班,服务时间过短,也容易造成问题,所以近期有些公司就取消或者缩减服务了。而林智杰坦言,压缩餐食的确可以降成本,此前海航系取消免费餐食也就是要降成本,同时吸引旅客掏钱买餐食。但三大航历来是全服务的代言人,这次确实有安全考虑。进而,林智杰向记者举例称,今年5 月6日,某航330在下降过程中严重颠簸,乘务员在着陆前 30 分钟还没忙完,颠伤了 2 人,其中1人桡骨骨折,构成轻伤。5月17日,某航777飞机在下降过程中突遇严重颠簸,7 名乘务员不同程度受伤,其中一人眼眶骨折,另一人胸椎、桡骨、骶骨骨折,两人均构成轻伤二级。这同样发生在着陆前30分钟内。“飞机起飞降落阶段,机组都要求乘客系紧安全带,但有时空乘因为服务程序还没做好,确实是有摔伤风险的。”林智杰表示。不过,除了安全因素之外,目前航空餐食服务还面临“错位”问题。王疆民指出,随着居民生活水平的提升,与过去不同的是,流水线式生产的航空餐食已经无法满足目前旅客的需求。我们观察到一个现象就是,不少旅客已经不要航空餐或要之后并不食用,这部分餐食会直接被处理掉,造成极大浪费,而且不环保,所以行业内出现了改变的声音。相关资料显示,2019年3月,全国两会期间,朱列玉等代表委员提出,为了节省乘客购票金额,建议将国内民航公司机票分为含餐和不含餐两种,供乘客选择。7月1日,民航局运输司针对上述提案,答复称空中餐食服务属于航空公司自主经营范畴。目前,民航局正在修订《中国民用航空旅客、行李国内运输规则》,拟删除关于空中餐食的相关条款。航空公司可根据市场需求自行决定是否在航班上提供餐食服务。王疆民建议,目前航司真正要做的是差异化服务。他表示,面对当下航空餐浪费的问题,航司不应直接选择缩减或者维持现状,而是应该实现差异化服务,可以根据旅客真正需求实现不同服务。这样才能在未来凭借有竞争力的服务吸引旅客。

  

  福耀玻璃海外业务营收增长

  阿联酋哈利法工业园副总裁艾德文:中国工业园成功经验对新兴国家借鉴意义大

  纾困一年 海航集团驶向何方?

  【招聘】中国经营报产经中心招聘深度调查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