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化产业政策 促进结构性改革


?

提高产业基础能力和产业链水平,促进形成具有互补性,高质量发展的区域经济布局,是当前的重要课题。中央财经委员会最近指出,中国具有集中力量做大事的体制优势和超大规模的市场优势,应该形成一个统一的商品和开放,竞争,开放的要素市场。有序,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在全球经济不确定性日益增加的当前形势下,我们应该做一个顶层设计,以建立一条现代的产业链,以支持经济的长期稳定发展,并具有战略和大局。优化产业政策的设计应促进结构改革,实现中国的全面经济振兴。

供应响应机制失败

长期经济发展的实质在于结构优化,结构优化包括科学技术领域的不断创新,以生产出更好的产品,将传统经济活动所占用的资源转移到代表更高生产率的新经济领域。并根据战略需要。培育一条支撑经济长期稳定发展的产业链。但是,依赖于市场适应性调整的结构演变过程通常充满了市场失灵。

新经济企业的发展面临若干挑战。首先,该行业的发展需要资金支持,但是缺乏业绩记录的公司很容易被市场认为风险太大,从而使投资者不那么沮丧。

第二,公司需要工业外围服务和原材料,但可能缺乏稳定的供应渠道。

第三是企业培训或引进相关技术和管理人才。在早期阶段有必要投入大量的人力资源成本,但是员工可能会流向竞争对手或通过自营职业来复制和复制。如果不能通过与融资,产业链和独立产权保护有关的产业政策解决这些问题,那么新经济就很难进入良好的发展状态。这些限制市场适应性发展的现象可以称为供应响应机制的失败。

消除产业链发展障碍

尽管市场失灵有理论基础,但现实中产业政策的影响在国际上仍存在争议。对国家干预工业经济的批评主要来自两个方面:第一,政府机构是否可以获得足够的信息,以识别受市场失灵影响,具有高潜力的企业,并在宏观层面进行合理安排。其次,政府机构是否可以在企业的各种游说活动下保持公平,并有效地防止产业政策成为有别有用心者的寻租工具。实际上,政府的市场干预措施面临着缺乏信息和寻租的风险。

对韩国,印度和巴西等国家和地区的调查显示,产业政策对许多新兴国家的经济发展产生了积极影响。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在低成本贷款,国有企业控制,出口支持和技术转让方面的产业政策取得了显着成效。相比之下,拉丁美洲根据《华盛顿共识》制定的产业政策通常不尽人意,并且基本上无法有效地帮助其产业结构调整和多元化。

美洲开发银行使用科学模型和推理对拉丁美洲的产业政策进行了广泛的研究,以深入分析政府干预对私营部门产业发展的影响。结论是,政府应加强与私营部门的合作,以发现制约企业发展的瓶颈,并基于公私伙伴关系模型制定政策,以消除阻碍产业链发展的障碍。根据拉丁美洲国家相对成功的经验,精心设计的公私伙伴关系模型可以帮助消除信息不足和寻租的风险。

遵循三个原则优化政策

工业政策在理论上有很强的支持力,但实施过程中存在风险,不同国家实施的效果也大不相同。总结相关的国际实践经验,产业政策优化计划应遵循三个基本原则。

首先,应在市场上广泛讨论阻碍新经济健康发展和结构改革的问题,并达成基本共识。传统的决策过程习惯于使用自上而下的模型。政府统一制定规则,以便市场中的所有各方都有动机采取行动来优化社会的整体利益。自上而下的模型要求政府在宏观层面拥有足够的信息。这样做的好处是可以减少私营部门寻租行为的干扰,并确保决策的独立性。但是,从目标设定,工具选择到执行空间,产业结构调整需要大量多样的信息,因此政府与市场之间的充分讨论和信息传递可以增加政策成功的可能性。建立信息收集合作机制,鼓励政府和市场共同探索制约企业发展的主要瓶颈,制定最有效的干预措施,进行定期绩效评估,并及时纠正发展过程中的错误。应建立产业政策委员会,以协调和配合合作机制,并鼓励市场建立产业发展论坛,产业投资协会以及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的风险投资基金。合作也可以帮助政府在执行相关政策后了解私营部门的投资意图。应在实际合作过程中确定并调整政策工具的选择和实施,例如减税,研究与开发补贴和信贷优惠。

其次,要完善奖惩制度。根据东亚和拉丁美洲的发展经验,奖惩机制之间的平衡非常重要。台湾的税收减免和韩国的信贷补贴都要求公司至少满足合格的绩效标准。不遵守规定的公司将被取消政策资格,并可能受到其他罚款。同期拉丁美洲实施的进口替代政策也为当地公司提供了大量贸易保护和信贷优惠,但缺乏合理的惩罚机制。事实证明,该地区的政策取得了一些成果,并帮助了许多生产效率低下的公司。因此,成功进行产业结构调整应注意鼓励产业链发展,及时清理失败的投资项目,形成健全的新的经济发展试错机制。

第三,建立健全的问责机制。应该明确的是,产业政策的最终受益者不是地区政府机构,也不是相关领域的企业,而是整个社会。产业政策应接受公众审查,公众应了解政策偏向特定公司的基本原因。支持产业政策的各级金融和发展机构应客观地确定量化的工作目标,例如新经济中的研究主题数量,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投资的总额以及项目取消失败的数量。有关机构应定期发布绩效报告,并负责解释偏离既定目标的情况。公司向政府提交的政策支持申请应列为公共信息。政府与私营部门之间的合作应继续向整个市场开放,以防止政策优惠被既得利益所垄断。

关注Flush Finance(ths518)并获得更多机会

编辑:lj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