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募“中考”放榜 券商系表现亮眼


“公共经纪部”公开募股在本轮竞争中表现突出。在9个净利润超过1亿的公开发行中,有6个是“买入经纪人”;在20大管理费收入中,“购买经纪部门”占据12个席位。

还要到年度“高考”发布季节!

随着上市公司的半年报,一些基金公司的盈利能力也浮出水面。据《国际金融报》记者不完全统计,截至8月29日,41家公募基金已公布了“高考”成绩。总体而言,41家基金公司上半年实现净利润104.52亿元,同比增长7.61%。

业内人士指出,管理费收入是基金公司利润成功的关键。

9净利润超过1亿

具体而言,今年上半年有9家基金公司净利润超过1亿。

天鸿基金暂时以10.59亿元人民币排名第一,而华夏基金和博彩基金分别以5.94亿元和48.3亿元分别位居第二和第三位。 “东方财富选择”显示,上半年三家基金公司的管理费分别为:18.44亿元,12.55亿元和10.66亿元。

从目前披露的情况来看,天鸿基金有望重新选择盈利能力最强的基金公司。天鸿玉宝一直是收入的最大贡献者。根据该基金的半年报,天鸿玉宝上半年的管理费收入高达15.53亿元。

对于下半年的布局,华夏基金表示将重点改善产品线布局,增加ETF产品销售,大力推进老年护理业务,不断改善业务管理,优化业务模式,维护行业综合竞争力。

在半年报中,招商证券总结了博彩基金的表现:2019年上半年,公司管理规模稳步增长,投资研究机制更加完善,投资业绩显着提升,市场竞争力继续改善。

“亿元”俱乐部中的其他六家基金公司分别是:南方,兴全,东征资产管理,鹏华,兴业,大成。上半年净利润分别为4.64亿元,3.56亿元和3.02亿元。 2.48亿元,1.64亿元,1.3亿元。

“经纪部门”非常出色

“公共经纪部”公开募股在本轮竞争中表现突出。在净利润超过1亿的9家基金公司中,6家由“买方业务部”公开资助:华夏,老板,南方,兴泉,东正资产管理和鹏华。

公共基金来源告诉《国际金融报》,基金公司的营业收入主要由四部分组成:一是管理费收入;另一种是特别账户的超额表现;第三是投资费,通常来自外资进入国内市场。第四是营业外收入。例如,在某些特定领域,将为企业提供财政补贴。

其中,核心收入来源是管理费。具体而言,股票基金的管理费率最高,通常为1%或1.5%;债券基金排名第二,通常在0.3%至1%之间;和货币基金只有0.14%至0.35%。

因此,影响管理费收入的因素包括管理规模和产品类型。记者注意到,上述六家净利润丰厚的“购买经纪”基金公司拥有大规模的一般资产管理,而非商品型产品的比例相对较高。

在经营成本没有重大变化的情况下,收入和净利润呈正相关。虽然上半年公开发行的盈利能力尚未完全披露,但上述公众投资者预计股权产品的“银行系统”将是最具竞争力的。

据东方财富统计,2019年上半年管理费收入前20位的基金公司中有12家是“买入经纪”基金公司,4家是“银行”基金公司。

谁在进步?

“少数进展,大多数回归”是上半年公开发行的整体表现。具体而言,前三大净利润增长为广发基金,华安基金和上海银行基金。净利润分别增加4亿元,2.18亿元和1.11亿元。

关于华安基金的表现,国泰君安证券在半年报中得出结论:“2019年上半年,华安基金创建了一个高水平的专业投资平台,活跃股票产品的回报率位居前列行业;全面把握科技板块的发展机遇和积极创新,优化产品线布局,期末资产管理规模创历史新高,其中公共资金管理规模3171亿人民币,比上年末增加15.06%。“

上海银基金是一匹“黑马”,在今年上半年被杀。净利润从去年同期的1900万元增加到1.3亿元。根据上海银行半年报,报告期内,中国银行基金积极开展公募业务,非货币公募基金业务规模实现快速增长,增幅超过20% 。公司稳定运营,合规发展,盈利能力强。报告期末,上海基金总资产12.77亿元,净资产10.13亿元,管理资产1015.94亿元。

谁倒退了?

有24家基金公司的“高中入学考试”分数下降。其中,天虹基金,东正资产管理和诺安基金三大净利润分别下降6.92亿元,3.15亿元和1.6亿元。

天鸿基金的净利润下降与玉宝的转移有关。自去年5月以来,余额宝平台先后连接其他19家基金公司的基地,如中国欧洲的滚动货币A,老板现金收入货币A和华安日报支付货币A,并且规模多样化。天鸿的平衡宝。天鸿的平衡宝不再是“一刀三”,今年上半年已缩减近1000亿元。

至于净利润大幅下降的原因,就发布草案而言,东征资产管理的相关负责人没有回应。根据东方证券半年报,2019年1月至6月,东征资产管理公司资产管理业务净收入居首位,位居行业第二位(资料来源:中国证券业协会)。截至6月底,东正资产管理资产管理规模为2040.1亿元,其中主动管理比例高达98.70%。

诺安基金的盈利能力下降导致人员动荡。自8月以来,中午基金总经理欧成文和副总经理曹元被停牌。对此,诺安基金表示,这是由于近年来利润和规模下降造成的人员调整。在欧文成文任职期间,经过2007年和2015年的两轮牛市,诺安基金规模和利润均出现下滑。

(编辑:张明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