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来了|十年前的某个夏天,我在小东江碰到大雾


  第一次知道小东江,缘于一幅照片。江面的雾似乎一段柔顺的丝绸,雾里有小舟摇来,是典型的中国山水画。及至我得闲,才知道身边早有人去过,细细盘问,口碑还算好。

  522d6af2a84050f44c88cd26400a72b1.jpeg

  小东江

  观看雾漫小东江,最好的时间是五到十月。刚入夏天,我便找到机会前往。资兴到东江大坝,沿途便是“雾漫小东江”。当地人说,由于源头水温很低,流经此处与水面温度反差形成雾气飘浮于水面,而大坝开闸放水时最为壮观。车行到中途的时候,就看到飘浮在江面上的白色的轻纱般的雾,不禁欢呼。

  3615ee2c47ddad83b12ecb07228cecd3.jpeg

  小东江

  97c487f2571407e496f0e58520fd2e55.jpeg

  小东江

的凳子上和他们闲谈。清水的方言我能懂得三五成,乡民纯朴,笑意暖人,不由得生出亲切之感,很快便融入到这个陌生的环境里。

  612114d404f1f3cbb62d52b8c9ca65fa.jpeg

  小东江

  25cd11b441ae69d6018cfd65d8266ee6.jpeg

  小东江

  这是一艘快船,只听突突声起,船尾碧绿的江水向两边散开,船便驶离了大坝。江风吹得栏杆上的红旗猎猎作响,但见两岸的山峰,飞快地向后倒去。不一会儿就到了兜率岛,上得岸来,巨石上有红色的“兜率灵岩”字样,无心细看,直接沿架空的石板路向另一处码头走去,因为农家乐的主人在那边等候我哩。

  1ef5370bf0e8b479db7922c7edc97027.jpeg

  资江大坝

  主人姓黄,精干的中年汉子,我便称其为老黄。铁驳船上有他的小女儿,她便讲解起当地旅游资源和历史人文来。江面宽阔,水流平稳,于是,在铁驳船的马达声里,继续向着前方驶去!

  93f169d6d6bd9022c0b49789bc85850d.jpeg

  乘这种船往里边走

  船靠岸时,才发觉老黄家依山傍水,是确实的半岛上的村落,仅十几户人家,门迎宽阔的江水,对岸有隐隐的青山,真个是天造地设的好去处。不必说庄前屋后碧绿的菜地,香气袭人的栀子花,挂满金黄色果实的枇杷树,也不必说老房顶上袅袅的炊烟,云层里透出的金色的晚日的余晖,只是路边摇着尾巴的黄狗,伸长了脖子咕咕叫的母鸡,就足以让人顿生远离尘嚣之感,这却是一幅田园山居图。

  392382d19aefe5f8804829eeeea252db.jpeg

  清水乡

  晚餐有东江鱼、湘人最爱的腊肉和山野菜,是真常滋味。老黄说,他们家原来在江心居住,早在1982年时候,因为拦河蓄水,修建水坝,他们才搬迁到这里。靠在他家低矮的院墙上望去,渔火点点,江声隐隐,待得有零星的雨点飘落的时候,我才歇息。老黄说,你真运气,雨后的东江湖最美,明早大概会看到雾。

  4145d1b20733fd3f20c32e1a148d458b.jpeg

  东江湖

  美好的事物一向青睐早起的人,虽然江面的雾不浓,但却发现水的颜色深浅有别,瑰丽的景象尽在蓝色的明暗变化之间,那确实是动人心魄的色彩,而我,也正好享受这个清晨的宁静。

  c99b9c74dca51b156efce2b45fdcae9c.jpeg

  东江湖

  水边有垂钓的人,细看时,才发现有几顶帐篷,大低是昨夜来露营的游人,如我一般,均是抵挡不住山水田园的诱惑,才来消受这夜露晨风。

  ae98182d5e7361ad72fd4f03c031b530.jpeg

  撒网

  村子里的路不宽,但路况良好,是厚实的水泥板,一路走去,尽可以寻到来时在江上看到的景致,但此时重游,却不尽相同。初夏的时候,枇杷树上已经是挂满了金黄,山坡上还有桔、橙、桃,但正值青涩,躲在树叶间酝酿着秋天。

  4d02f13f8dd9af3f6c30818bb946773f.jpeg

  撒网

  有兴趣还可以爬山,我只到半山腰。小路崎岖,荆棘丛生,虫鸣鸟飞,树木间不时有异响,让人不得不望而却步。虽然有些麻烦,还是将这个小村子尽收眼底,用相机俯拍,任意构图,然则终是脱不开山水画卷。

  1a803acb017529dc5c4d898ed90997f2.jpeg

  东江湖

  实际上,我曾花去好几个小时,坐在江边发呆,看山坡上的野花,看老屋顶上的炊烟,看过往的行船,看山云的变幻,看水里嬉戏的黄狗,看那一道残阳。可以任意想什么,也可以不想什么,尽享超然物外的自由,进入忘我的逍遥世界。

  9406e02d52a1397387eaa4946481f13b.jpeg

  撒网

  3285ca0675c4b6ab1d3cd8589f93c9d3.jpeg

  撒网

  翌日清晨,用过早餐,挥别老黄,再到小东江。向地当人打听,小东江夹在峡谷间,坡度陡峭,只有一个可供游人拍照的台子,但路途遥远,半途寻得一个瀑布冲击留下的河床直达江底,山岩突兀,但尚可落脚,便小心攀爬下谷,中段将随身包裹扔下,只带相机坠落,正好谷底水边有瀑布冲积而成的小沙滩和巨石块可以落脚。

  97d3d562bbf2952eeb2b3c39f2fb9e94.jpeg

  笑得眼睛都没有了

  小东江水至清,夹岸的草木尽入水中,而江面着了一层淡淡的纱,柔顺、飘渺,如诗如梦如画,又似乎是尚未完成的作品,不断地变幻着,或者是尝试作最合理的构图?我想,倘是有小船出没在这烟雾之中,该当是如何的景象啊!大致我会写“双浆来时”之类的诗罢!

  bc84d7710de86ff669f2edac3acd4a99.jpeg

  起雾了

  雾突然大起来,浓浓地扑面而来,迅速填满了整个河谷,似乎能闻得见味道,是我的不速之行唐突了小东江么?果然,老大的雨点儿砸到面门生疼。我收好相机,手脚并用,迅速爬上去,拎上行礼,不敢停留,一直蹿到马路才松了一口气。

  6210ef807e261be1c37c2ecb27775a04.jpeg

  起雾了

  回头看时,浓雾已经铺满了整个河谷。

  2db5d8adaf274f55414e2c743355df55.jpeg

  起雾了

达到当天最大量